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娱乐八卦 >马里恐袭折射分别国机制下中国维和梦想困境

    马里恐袭折射联合国机制下中国维和现实困境

    当地时间11月20日,马里首都巴马科发生恐怖袭击,三位中国同胞不幸遇难。国内舆论强烈谴责恐怖分子的暴力行径,同时,对救援举措提出质疑,矛头一度指向联马团(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内中国蓝盔部队号称精锐的钢七连警卫部队为何没有立即出动解救人质?

      作为一名曾驻非的前维和人员,笔者意在阐述当遇到这种突发性暴力事件时,中国方面在施展救援时的现实困境。

      首先,联合国现有机制繁文缛节导致效率低下,使中国维和部队难以在第一时间实施有效救援。就这次马里恐怖袭击事件来看,中国政府的反应可谓迅速,但是由于联合国现有协调机制的低效率所限制,中国维和部队难以发挥应有之义。假设中国政府第一时间做出决策派出中国维和部队实施救援,须通过联合国维和行动部系统知会联马团指挥当局,其后,联马团指挥当局协调空中力量将中国维和部队从加奥空运至马里,下飞机后紧急开赴酒店;由于不熟悉酒店和周边环境,还需要向当地安全机构了解相关信息,最后再发动攻击。中国驻军所在地加奥距离事发的马里首都巴马科空中距离大约为980公里,遭遇突发事件,根本没有时间完成联合国规定的复杂程序。

      其次,联合国现有机制对维和部队限制过多,使其难以发挥作用。联合国机构对于军警人员行动的限制非常之严格,甚至堪称严苛。例如,维和军人除了必要的公务不可以随意离开营区,穿着联合国警察制服不得乘坐当地车辆,而联合国车辆又不允许外部人员乘坐,离开职务所属地区需要经过人事部门审批,工作时间不得接受任何来自联合国机构以外的要求和命令,等等。在此情况下,维和人员只有通过私人关系取得各部门、各国同事的谅解,才有可能争取到一点行动弹性。更重要的是,在一些非执法性任务区,联合国警察仅仅是作为当地警方的顾问出现,不具有任何执法权也不能携带武器,若单独前往一些危险地区自身安全都是问题。

      再次,联合国授权障碍使中国维和人员所受掣肘甚多。联马团对于维和部队的调动和使用具有第一权威,中国政府不可能指挥动用这些部队执行上述任务。中国政府向联合国派遣的维和部队,首先要接受联合国的指挥,这是中国政府跟联合国达成协议的第一条。另外,对于此次袭击事件的处置,联马团并非第一责任方,只能根据联合国授权使用所属部队,在尊重东道国马里的主权情况下提供协助。此乃第二条,按此规定,联合国警察只能到场协助指导马里安全部队强攻酒店,而不能亲自动手。而法国军警参与行动,并非因为其行动能力比中方强,而是因为其拥有授权许可根据联合国授权和两国双边协议,在马里的法国军警有采取武装行动的权力。法国作为前宗主国,一直在马里驻有一定数量的军警部队。

      第四,由于历史和文化原因,中国充分融入联合国体制存在障碍。联合国主要是按照欧美国家的法律和思想观念建立起来的,因为历史文化原因,在联合国系统内服务的中国人始终屈指可数除了政府派出的高层岗位之外,在世界各地的联合国机构中,事务性岗位鲜见中国人的身影。这使中国难以更好地融入联合国体制。

      未来,随着中国进一步扩大对维和行动的参与,需要在联合国框架内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并对相关政策的制定发挥更大的影响,以更好的保障海外同胞人身及财产安全;同时,随着中国教育的国际化水平越来越高,更多的中国人将逐渐走上联合国各层级的相关事务性岗位。如此,或将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上述不利局面中国若能够在各个联合国任务区国家的首都或首府驻扎一定数量军警力量,一旦再次发生中国公民涉险事件,必然可以在联合国框架内出色地发挥中国维和军警的重要作用。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