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综合体育 >幼儿园外教打孩子被开除 校内人员损伤案件比例下降

    昨日上午,北京市某幼儿园内外教老师打孩子一事引发网友热议。幼儿园负责人邵老师告诉记者,园方认为涉事老师事发时存在过激行为,已决定开除。

      临近六一儿童节,校园暴力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焦点,昨天上午,怀柔法院召开六一主题开放日暨校园安全警示新闻通报会通报相关案例及调研结果,近年53件涉校园安全案件,51件均是在校园内人员伤害。其中除了学生间的欺凌外,不乏老师、教官殴打学生案件。

      外教打踹幼儿园男童

      昨日上午,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一位黑人外教老师从红色座椅上拎起一个穿粉红短袖衬衫的小男孩,将他丢到地上,又提到另一凳子上,随后打了一下男孩的头部,并踢了孩子一脚。小男孩一直背对画面,没有反抗。

      新京报记者证实,事发幼儿园为位于海淀区世纪城翠叠园小区10号楼的奥方星全外教幼儿园。园方负责人邵老师告诉记者,学校放假,园方还在调查视频中整个事情的经过,不便透露有关孩子和老师的具体信息。

      这位黑人老师平日对孩子们都很好,孩子家长对他都很认可。当时可能孩子淘气,老师教育一下。昨天上午,邵老师告诉记者,学校不想因为这种意外情况开除他,但还需要和所有家长商议清楚后决定。

      当天下午,邵老师再次表示,园方考虑到该外教确实存在过激行为,影响恶劣,最终决定开除该外教老师艾玛(音译)。

      校内人员涉校园安全案件比例上升

      据怀柔法院副院长刘景文介绍,学校伤害案件的一大特点是学生之间的伤害成为伤害主流。近年来,学校的安全意识不断强化,每个校园都已经配备校警,校外人员进入校园后的伤害案件比率锐减。近年53件涉校园安全案件,51件案件都是校内人员伤害。

      在法律维权方面,53件案件中,36件案件当事人家长均认为校方承担全部责任而没有起诉侵权人,而在案件处理过程中才追加侵权人及相关监护人。这些案件家长在起诉前都和校方有过沟通,在校方表示要负责任的情况下,认为校方承担的是全部责任。实际上,所有学校都统一投保了校方责任险。在开庭时,保险公司会派律师出庭应诉,家长对于出庭律师的答辩意见较大,成为案件审理的难点。刘景文说。

      同时,校方责任的厘定难以有统一标准。刘景文介绍,由于各地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加之各种学校管理形态、学生年龄等存在较大差异。各类学校在发生校园侵权时的责任也不尽相同。在法庭上,学校多是以自己已经尽了管理义务进行抗辩。法官一般根据具体案件情况认定学校监管责任。

      那么学生在校园遭受了伤害,谁来承担法律责任呢?刘景文说,加害人和校方共同负责成为裁判主流。加害人的监护人应当承担无过错责任的监护人责任。另一方面,教育机构也会承担相应的教育管理不当的责任。受害方往往将双方作为共同被告起诉,法院也会依据案件事实,合理分配双方责任比例。

      对此,未审庭审判员何伟群开通微信公众号,定期通报校园暴力案例和处理方法,对于案件中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咨询。何伟群介绍,校园伤害案件原因多样,在未成年人心态失衡过程中,老师与家庭的后续帮扶和慰藉至关重要。怀柔法院未审庭积极与老师沟通,共同制定帮扶康复计划,确保涉案未成年人案后学业快速步入正轨。

      案例1

      和家长做生意失败 老师砸伤学生

      和学生家长合伙做生意发生利益争执,怀柔某小学数学老师张某用黑板擦将学生打伤。昨天上午,怀柔法院通报该起案件,最终学校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学生3万元。

      据介绍,张某是怀柔区某小学五年级数学教师,其妻子与自己学生小杰(化名)的母亲是生意上的伙伴,张某也在日常学习中特别照顾小杰。后来,张妻与小杰母亲因利益分配闹翻,小杰母亲拿走了大多数利润,让张某一家甚感不平,张某也对小杰怒目相向。去年底,在一次课堂上,小杰精神不够集中,张某用黑板擦砸向小杰,造成小杰鼻子受伤。

      何伟群介绍,本案中,张某作为学校教师,其上课行为属于自身履行职务行为。在执行工作任务时,给未成年人造成损害。显然,学校作为用人单位,要承担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第三十九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小杰家长以学校为被告起诉至法院。经审理,法院判决学校赔偿小杰医疗费等3万余元。

      本案中,我们一方面感叹作为教师的张某师德堕落。另一方面,我们也发现,小杰并非没有感受到张某对于自己态度的变化,但是在向父母表达担忧后,却并未引起父母的注意。何伟群说。

      目前,张某被学校开除。

      案例2

      军训发生口角 教官打伤学生获刑

      在另一起怀柔法院通报的校园伤害案中的加害人是教官。据何伟群介绍,袁某受聘担任某校学生军训教官期间,在学校女生宿舍楼道内,因训练纪律问题与被害人小丽(化名)发生口角。后袁某对小丽进行殴打,致使其耳部、面部受伤,经鉴定构成轻伤二级。

      在审理期间,法院发现袁某从未接受过军训教官的专业培训,仅是以前当过兵,平时在家务农或外出打工,此次系临时受聘担任军训教官,专业资质欠缺,法律意识淡薄,与学生发生矛盾的时候,不能冷静控制自己情绪,致使事态进一步升级,并造成严重后果。目前袁某因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

      何伟群表示,作为一名教官,袁某行为失当是伤害案产生的最主要原因。而另一方面,小丽在与袁某争论中亦未理性控制情绪,不能通过合理方式和途径反映情况,也未注意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致使自己遭受伤害。本案也警示校方,军训期间并非自己的责任真空。

      在该案的民事索赔方面,学校以和旅行社签订履行合同、聘请相应军训教官为由的抗辩很难得到法院支持。即使事发地在校外,学校也要严格做好资质选任和学生的纪律、安全管理工作,安排专业教师到场负责监督训练及相应管理工作。(记者 刘洋 赵蕾)

热门推荐